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管乐世界
管乐名家
管乐文萃
管乐家族
【返回】
文章内容
对管乐教学的思考与建构
      

对管乐教学的思考与建构
 
 钱彤

提要:演奏观念机械和艺术视野狭窄是目前国内管乐教学中较为普遍存在的问题,而就目前大多音乐艺术院校的管乐教学工作而言,更多的教学只是注重单纯技能的训练而却忽视学生在整体综合素质上的培养,其结果也往往导致了很多学生在演奏意识及人文素养方面的欠缺。笔者基于目前高校管乐教学中所较为普遍存在的客观问题切入并进行分析和探讨,以期引起同仁们对此类问题的关注。
    
    演奏观念机械和艺术视野狭窄是目前国内管乐教学中较为普遍存在的问题,而就目前大多音乐艺术院校的管乐教学工作而言,更多的教学只是注重单纯技能的训练而却忽视学生在音乐整体综合素质上的培养,其结果也往往导致了很多演奏者在演奏意识、合作意识及人文素养方面的欠缺,从而难以实现更高品质的演奏理想。笔者基于目前管乐教学中所较为普遍存在的客观问题切入并进行相关分析和探讨。


思考一,管乐演奏的教学观念及方法仍存在问题。
    这个问题主要是长期以来较为陈旧的教学观念所致,其主要原因是对基础教学仍缺乏系统、科学的认识,从而导致什么是正确的演奏方法在一些音乐艺术院校中也成了雾里看花,众说纷纭。美国当代着名小号演奏家赫伯特•克拉克曾说过这样一段话:虽然有千万的人演奏小号,但优秀的演奏家却只有极少数,因为大多数人的练习方法不正确,并且因忽略基本功的培养从而丧失日后获益的机会。其实,从技术层面来讲,正确的教学方法并非指导学生某些特殊的技巧练习,而往往是指日常最普通的练习以及练习中的正确观念。与目前国外大学音乐学院管乐教育发展相比,我国的管乐教学和演奏起步的落差是很大的,除演奏水平的差距外,主要问题集中体现在基础教学的建构和演奏者与乐队的合奏意识。此外在对西方现当代音乐作品分析的认识与作曲家的创作背景了解上,以及对教材的系统性、规范性与管乐教学研究等方面也都存在着很大的欠缺和差距。


思考二,对一些管乐演奏者艺术视野狭隘的认识。
    当前音乐艺术院校的管乐学生除了对自己所学专业用功外,对音乐领域中的其它专业如作曲、指挥鲜有了解,就更谈不上对音乐史、艺术史等人文学科方面的认识了。这种缺憾往往是由知识结构的单一培养造成的,它直接影响到演奏者的艺术表达。舒曼针对艺术门类间的贯通,有过这样精彩的论述:“有教养的音乐家能从拉斐尔的圣母像中得到不少启发,同样,美术家也可从莫扎特的交响曲中获益非浅。”世界闻名的法国印象派作曲家德彪西,其多数作品就是受到当时象征派诗人和印象派画家的启发而获得了丰富的创作灵感。我国着名音乐教育家夏之秋、林耀基等先生成功的秘决,不也正源于他们对艺术多角度的涉猎及长期深入的探索吗?其实这正是艺术家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这种例子不胜枚举。反观目前的教学结构,对学生的人文素养的引导及培养方面的确存在着诸多问题。
然而在教学中应如何去引导和提高学习者的演奏素质,如何培养学生的人文修养并建立准确而全面的演奏意识从而完善演奏者的自身素质?笔者认为需从以下几方面加以培养:

    首先是对艺术气质、人格因素的培养。优秀演奏者的人格力量在某种意义上是非常重要的。它往往包含着演奏者对于他所从事专业的热爱。杰出的美国圆号演奏家菲利浦•法卡斯先生曾说过具备优秀管乐演奏家的条件,其中之一就是有好思想的音乐家的气质。这里所说的音乐演奏家气质除对音乐的热爱还包括了一名演奏者的演奏个性。气质不只体现了一个人的外表,更体现了一个人的内在文化气质。正因如此,大师们的精彩演奏往往也能够给予我们很多启示,比如法国着名小号演奏家莫利斯•安德莱在演奏巴洛克、古典时期作品中的那种高贵、典雅的音乐气质和准确而独到的技术处理体现了他对巴洛克以及古典风格的理解。而大提琴家马友友所演奏的巴哈六首无伴奏大提琴组曲则透视着乐曲建筑的结构及演奏者的激情,这些无疑都显现出一位优秀艺术家的人格魅力。


    其次,对其相关知识的了解以加强合理的知识结构。一个成功的管乐演奏者真正富于创造性地音乐表达不仅存在于技术本身,而是与自身的人文修养有着紧密的关联。通过人文素养的提高以深入他们对于音乐作品思想内涵的理解能力。我们知道音乐作品作为一种文化精神与音乐现象总是脱离不开其产生的历史背景的,任何一个特定历史时期的音乐现象也反映出该时期所特有的社会政治、经济、宗教文化和人文精神的表现。因此加强学生对其相关知识的学习以形成合理的知识结构则显得尤为重要,所以需要我们平时多引导学生去了解一些相关学科的知识,并且为学生设置一些相关选修课程,比如文学、绘画、建筑或艺术史等等,通过点滴积累,这些综合修养就会在日后的演奏实践中得以表达。


    再次,加强理性培养以形成深入思考的演奏观念。其实专业与业余之间最大的不同并不在于技术层面,而是在于能否清晰的意识到从乐器中传递出来的声音到底是什么。要准确地把握一个作品,除直觉感受外更有对作品的理性深入思考。客观来看,自然的反应和理性之间有一种复杂的依存关系。理性能赋予情感以新的表达可能性。单纯模仿会影响到演奏者重要潜能原创力的发展,因而会使演奏者的演奏水平大打折扣。因为一部作品所表达出的不仅是单纯的美、某种语言或是徒刑的什么的,它应蕴含着一种更深的精神能量。这种精神能量除独立个性外更与艺术家的时代、文化背景息息相关。因此在对培养学生的过程中,应要求演奏者对作品的时代背景和内在的精神本质加以分析和探索,使其在演奏过程中对作品背后的艺术内涵有着更为深切和准确的理解。这种准备是必要的,也是提高所有演奏者自身素养至关重要的一环,从而逐步形成学生清晰、开阔和准确的演奏思维意识。


    在当今的社会发展中,对管乐教学及培养人才方面都提出了更多和更高的要求,但笔者相信,只有建立先进、科学的教学观念和积极培养、开阔演奏者的知识结构,才能使学生在日后更长的道路中不断完善自己,超越自己。

主要参考文献及资料
德 舒曼《论音乐与音乐家》,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1988年
美 非利普 法卡斯着  姚文华译《铜管乐器演奏艺术》,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1985年。
向延生主编《中国近现代音乐家传》,春风文艺出版社。1994年

[作者简介]:钱  彤,吉林艺术学院音乐学院小号副教授,中国管乐学会理事。
 

联系管乐协会  

你是第位访客

Copyright @ 2011 深圳管乐协会版权所有
粤ICP备10090585号